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军事新闻 >

【清风典历】如出一口_人文频道_东方资讯

发布日期:2020-05-25 00:3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【译文】

州侯在楚国做令尹,地位尊贵而又行事专断。楚王怀疑他有异心,便向身边的人询问,大家都说“没有”,就像是从一张嘴里说出来的。

【小识】

权势不可以借人

州侯是楚顷襄王的爱臣之一,深得君主的宠信。庄辛曾对襄王说:“君王左州侯,右夏侯,辇从鄢陵君与寿陵君,专淫逸侈靡,不顾国政,郢都必危矣。”庸主佞臣淫逸侈靡,一幅亡国之态。不过,韩非所关注的却不是这些,他看到的是“州侯相荆,贵而主断”的问题。

州侯作为楚国的相,地位是很高的,对内主持国事,对外指挥战争,总揽军政大权于一身,可谓是“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”。正因为如此,韩非更为关注楚王的君权与威势,关注君主的权势是否为人臣所“下借”。事实也不出所料,当楚王有所怀疑的时候,左右之人竟然是“如出一口”,都站在了州侯的一方。楚王的处境细思极恐。

君主的权势被臣下得到,臣下就会借势壮大自己的势力,朝廷内外就会被他所利用,君主就要受到蒙蔽。州侯能让所有人都异口同声替他说话,证明其已经是把权势掌握在自己手中了。与此极为类似的还有赵高的“指鹿为马”。《史记?秦始皇本纪》记载:“赵高欲为乱,恐群臣不听,乃先设验,持鹿献于二世,曰:‘马也。’二世笑曰:‘丞相误邪?谓鹿为马。’问左右,左右或默,或言马以阿顺赵高。”百官在赵高的权势之下,即便当着秦二世胡亥的面,或者沉默,或者一本正经地把鹿说成马??人臣的势力已经完全超过了君主。这就是君主失权的后果。

《战国策?楚策一》讲到一个江乙对楚宣王的故事。楚宣王有一次问群臣说:“吾闻北方之畏昭奚恤也,果诚何如?”昭奚恤是楚王的重臣,握有楚国的百万之师。楚王所问,关乎君主与权臣的问题,很难回答,所以群臣莫对。这时候,江乙说:

“虎求百兽而食之,得狐。狐曰:‘子无敢食我也!天帝使我长百兽。今子食我,是逆天帝命也!子以我为不信,吾为子先行,子随我后,观百兽之见我而敢不走乎?’虎以为然,故遂与之行。兽见之,皆走。虎不知兽畏己而走也,以为畏狐也。”

这就是大家熟悉的“狐假虎威”。江乙接着说:“今王之地五千里,带甲百万,而专属之于昭奚恤,故北方之畏奚恤也,其实畏王之甲兵也!犹百兽之畏虎也!”所以,狐假虎威,其实也是人臣对君主权势的擅越。

韩非强调:“权势不可以借人。上失其一,臣以为百。”《老子》说“鱼不可脱于渊”。如果把君主比作鱼,权势就相当于是鱼赖以生存的水。鱼离开水无法存活,没有权势的君主也只能是任人掌控、宰割的俎上鱼肉。明主“不恃其不我欺,恃吾不可欺”,只有紧握赏罚大权,保有自身权势,才能长久不被欺骗。(阿阳)

谷精草:花序呈扁圆形,直径4~5mm,质柔,不易折断。臭无,味淡,久嚼则成团。祛风散热,明目退翳。治目翳,雀盲,头痛,齿痛,喉痹,鼻衄。主产安徽、江西、江苏、浙江等地。

Power by DedeCms